Dr_Winston

重新来过。

在一个雨雪纷飞的日子里,他走近了我。
他没有任何表情,我却从那张冷漠的脸上看出了一些怜悯——
还有在他眼底暗涌的爱意。
他向我伸出手,
他说,“我们一起离开吧”
我没有握住他的手,抽出魔杖抵在他的脖子上,“你不怕我杀了你吗?”我说。
他的表情没有变化,“那不是你应该做的吗?”
我笑了,把魔杖收了回来,“不,我不想就这么听从他们的话,那不是我想要的。”
“那么,你会和我一起离开吗?”
他定定的看着我,伸出的手纹丝不动。
“好啊。”
我握住他微凉的手,“也许我会试着杀了你,也许我会试着折磨你,但我不会离开你。”
他脸上终于有了一抹转瞬即逝的笑意。
“那么我们就这样彼此折磨下去吧。”
“我伟大的救世主。”

——————————————
晚上听了日推里这首歌,深夜听很棒,歌手的那种略拖沓的声音迷之戳我的点
发现图顺序反了……也改不了……不过你们能懂我意思就好了【狗头】

【日思】2018.10.16

这会是个夜来非系列
等我有时间了一定会去开合集
————————————————
  有的时候孤独来的猝不及防,它就那么来了,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
  在一瞬间,你突然觉得周围寂静无声,窗外马路上没有车辆驶过的声音,一旁的手表滴答声也像是被暂停,甚至是在卫生间里的轰鸣的洗衣机的声音也突然消失。
  整个房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就像是时间被冻结住,而你是唯一一个能动弹的。
  然后它就来了。
  它迅速占据你的大脑,让你感到恐慌,让你产生害怕这种情感。
  它得逞了。
  它会得意的叫嚣,嘲笑你,蔑视你。你也只能卑微的在它面前俯首。
  但它是可以被打败的,它不是无可战胜的。
  你终有一天会学会如何打败它。
  
  ——害怕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心。心中无欲则无求。

【少女与黑魔王】第八天

少女
  2018/10/10
  前几天lord找到了一个古代法阵,据说能帮我恢复魔力。
  我当然是试了一下啊。
  失败了……
  没关系,我还有很长的时间能用来找恢复魔力的方法。
  
  
黑魔王
  2018/10/10
  黑魔王不可能出错。
  一定是法阵的问题。那个哑炮女孩明显是要哭出来了,却还强忍着自我安慰。
  真是愚蠢。
  算了,没必要和她计较这些,听说明天麻瓜世界有个什么游乐园要开业了,姑且带她去玩玩吧。

新坑提前预定
不会很短
以前的坑暂且先存着

【短篇/伏哈】无题(一)

  他死了。
  在我的面前,被我亲手杀死。
  他的骨血化成灰烬,就连那些灰烬也被早春里带着寒意的风给吹走了。
  他不给我留下一点念想。
  ……
  我记得在一年前的某一个夜晚,我们在床上纠缠了很久,空气里都泛着黏腻暧昧的味道。我和他并肩躺在床上。
  我看着窗外黑乎乎的天空,随口对他问道,“如果以后你死了,你会给我留下什么东西吗?”
  他垂下眼睛,仔仔细细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肯定的说道,“不会。”
  ……
  当我沉浸在回忆里时,我被拉到了一旁,我逐渐听见了耳边的声音,赫敏在叫我的名字,人群在喊着他的名字。
  ……
  像每对热恋的情侣一样,我曾问过他那个同样无聊至极的问题,“你爱我吗?”
  他笑了。他的笑脸和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一起照进我心里。
  “我不爱你。”
  他笑完了,语气听起来很随意,“但我珍惜你。黑魔王是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的。”
  可是我爱你。
  我听见心里那个小小的声音。

  战后人们总是能很快的恢复起来,所有人都在庆祝战争的胜利,我躲开人群,住进从前夜夜偷溜进的地方——
  马尔福庄园。
  没有人敢动马尔福,尤其是在救世主当众为现任家主澄清了他的卧底身份后。
  看着熟悉的房间我竟然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波特,这个房间你可以继续住着,只是我希望你能少在庄园里乱逛,毕竟我父亲他……看见你时总能想起神秘人……”
  德拉科·马尔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做了个深呼吸,回答道,“我知道了。多谢……德拉科。”
  他好像叹了一口气,“波……哈利,你知道神秘人已经死了,而且他什么都没有留下,你这样独守着以前的房间没有任何意义,你得朝前看。”
  我抬头盯着房间里巨大的落地窗,外面下了雨,淅淅沥沥的雨水在玻璃上留下一行行水痕。
  像眼泪。
  德拉科没有得到我的回答,他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关上门离开了。
  我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冰凉的液体在上面。
  我好像哭了。
  朝前看,有那么容易吗?  
  

  我开始喝生死水。
  凭借德拉科过人的魔药水平,我拿到的生死水都是品质最好的,药效最好,副作用也是最好的。
  尽管德拉科尽力在他的空余时间里研制减轻副作用的生死水,但收效甚微,我劝了他很多次,但他每次都只是叹着气摆了摆手,然后下次继续找减轻副作用的方法。
  “你没有必要继续劝我。”
  德拉科正在给刚做好的生死水装瓶,他背对着我,耀眼的金发有些散乱,“我答应帮你做生死水只是为了报答你,至少你从那群恨不得杀了我一家人的愚蠢混血手里救下了我们,”他停顿了一下,“我只是为了报答你。”
  我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霍格沃茨的六年里我们针锋相对,现在却成了朋友。如果我告诉罗恩赫敏我和德拉科成了朋友,他们一定会觉得我疯了。
  德拉科把药水装进一个匣子里,转身递给了我,“你知道……生死水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最近喝太多了,我得控制剂量,所以这次只有这么多。”
  我点点头,“我会试着少喝点的。多谢。”
  我说不清他看我的眼神里掺杂了多少种情感,迟钝如我,也总该明白德拉科为什么会收留我,还愿意给我熬制容易上瘾的生死水。
  看破不说破,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维系关系的方法。

  “格兰杰来了。”
  德拉科抱歉的看着我,“我阻止过她,不让她进来,但她还是进来了。”
  “没关系,把她带过来吧。”我坐在椅子上看着那扇落地窗,外面还是在下雨。有句话哽在我的喉咙里,我没有把它说出来。德拉科轻轻掩上门,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知道你是故意让她进来的。”
  它轻轻落在地毯上,是我和他一起选的地毯。
  ……
  “哈利,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赫敏坐在我对面,眼神里满是关切,“你消失了很久,我和罗恩都很担心你,还有凤凰社成员们,我们都在找你。”
  “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变得这么颓废,”赫敏皱起眉,示意我看着她,我把目光投在她身上,赫敏满意的继续说下去,“伏地魔已经死了,这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不是吗?”
  “是啊,伏地魔已经死了……”
  “哈利?”
  “没什么。”我眨眨有点酸涩的眼睛,我不是很想告诉赫敏我和伏地魔的关系,即使我们是好朋友。
  “赫敏,我只是有点恍惚,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该做什么,也许我想就这样继续生活下去,”我对着赫敏笑了一下,“德拉科是个很好的朋友。”
  赫敏有些惊讶,明显是因为我和德拉科做了朋友,她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以为……呃……没什么……”
  “你以为我和德拉科在一起了。”
  我憋着笑看着涨红了脸的赫敏,“你误会了,赫敏,我和德拉科只是朋友,真的。你放心吧,过段时间我会回去的,我现在只是想一个人待着。”
  赫敏尴尬的看着我,“好……好吧,我们会等你回来的。”
  我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把紧张到走路顺拐的赫敏送到门口。
  我会回去的吧。
  
  
  “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能制成一种强效安眠药——生死水,长期服用会让患者对它产生依赖感,如果不能及时得到生死水,患者首先会产生幻觉,然后陷入癫狂状态,有致死的可能。”
  ……
  喝完生死水之后那段时间能让我处于一种奇异却又吸引人的状态。我眼前会先出现一些斑斓的色块,它们相互交融,又相互分离,然后我会陷入梦境,不停地梦到以前,从女贞路到霍格沃茨,再到马尔福庄园,就像是走马灯一样,我在梦境中看完了我短暂的十几年的人生。
  我梦到最多的就是他死前那一幕,老魔杖发出的绿光扭曲着刺进他的身体,然后他的身体化成了一大团灰烬,被冷风给吹走。
  这是对我的惩罚吗?
  爱上不能爱的人,杀了不想杀的人。  
  
  德拉科要结婚了。和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
  他们早就举行了订婚仪式,现在只不过是按照正常流程举行婚礼,然后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就会变成阿斯托利亚·马尔福。
  “你可以不去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德拉科紧张的看着我,我露出一个微笑,“事实上,我很乐意去,毕竟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我第一次在德拉科脸上看到窘迫这种表情,他的手不安的摸着袖扣,“呃……哈利……你知道……我……”
  我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也明白那件事成功的几率是多少,我很感激你收留了我,还帮我制作魔药……”
  不能让他说下去了。心里一个声音这么说着。
  “所以,我想我们现在应该能说的上是好朋友。朋友的婚礼,为什么我不参加呢?”
  “我会穿上最好的衣服去参加你的婚礼的。”
  那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我从衣柜中找出来我仅有的一套礼服,那是他为我定做的,我从来都没穿过。光是看深绿色的衬衣就知道是他的审美,我就这样穿着一身散发着斯莱特林气息的礼服去参加德拉科的婚礼。
  我并不想引起什么骚乱,毕竟这是德拉科的婚礼,给自己施了一个混淆咒后我就躲在角落里看着来往的宾客。
  没过多久婚礼最重要的部分就开始了,我穿过慢慢聚集的人群,坐在稍微靠前的地方,看着德拉科和格林格拉斯相互宣誓。最后,格林格拉斯……哦不,应该是小马尔福夫人,准备将她手里那束娇艳的捧花扔向人群,我不是很好奇谁会接到这束花,当我准备起来离开时,一束鲜花从前方被扔过来,落在了我的怀里。
  ……
    我曾经在暑假的时候偷溜出去和他一起旅行,少见的,在某次旅行的时候,我和他刚好遇见了一场婚礼。
  新人坐在马车里,新娘准备扔捧花,新郎在旁边一脸爱意的看着她。
  “你知道接住新娘扔出的捧花的人很快也将收获属于自己的爱情吗?”
  我看着接住捧花的女孩欣喜的抱住旁边的恋人,忍不住也露出一个微笑。
  他皱着眉,似乎有些嫌弃,“如果你是想要鲜花的话,你知道我能给你买很多。”
  我笑着拉住他的手,“你不明白啦。”
  ……
  我被旁边的人认出来了。
  德拉科一脸惊讶的看着坐在前面,怀里放着一束捧花的我。我很快就被涌上来的记者给围住,本来安安静静的房间里迅速变得嘈杂。
  “波特先生!请问您为什么会来参加马尔福先生的婚礼呢?”
  “波特先生!您今天这身斯莱特林式的衣服有什么寓意吗?”
  “波特先生……”
  我迅速反应过来,抽出魔杖幻影移形离开了那群恼人的记者。
  
  
  我到了禁林。
  霍格沃茨不能幻影移形,我顺着熟悉的路走到黑湖旁。现在正是霍格沃茨的学生放假的时间,我不用怕被人发现我在这里。
  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什么,我刚才竟然觉得自己的不远处站着一个人,对,就是黑湖中央,那站着一个人,光凭轮廓我就能猜出来那是谁——
  是他。
  他来找我了。
  天色暗了下来,我眯着眼仔细辨认他的位置。黑湖的湖水温柔的把我包裹着,我移动四肢,朝他游过去……
  ……  
  

  “哈利·波特的尸体在霍格沃茨的黑湖被发现,我听从您的吩咐,替您带回来了。”个子矮小的男人低着头向德拉科汇报,他不知道为什么现任马尔福家主会对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如此上心,甚至让他一直跟踪救世主。
  德拉科皱着眉,“在那之前,你都看到了什么?”
  男人的声音有些疑惑,“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朝黑湖走去,后来他自己游到湖中央,我等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看到他从水里出来,于是我游到湖中央,发现他已经死了。”
  “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你会得到你应得的。”
  男人向德拉科行了个礼,离开了房间。
  德拉科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羊皮纸,那是哈利给他留下的,哈利早就有自杀这个想法了,但因为生死水的副作用发作而死在黑湖里可不是什么体面的死法。他所能做的也只有把哈利的尸体带回凤凰社,并隐瞒哈利的真正死因。他会告诉格兰杰,哈利是自杀的,但他不知道哈利的真正死因。
  是的,是的,他只能这么做。
  他也没有其他事能为哈利做了。
  
  
  赫敏看着被德拉科带来的哈利的尸体,忍不住鼻子一酸,她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哈利是自杀的,我不知道他的死。他把这留给了你和韦斯莱……”德拉科递给赫敏一封信,“这是他留给你的信。”
  赫敏哽咽着说道,“我一定会查明白哈利是怎么死的。”
  “嘿,格兰杰,听着,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去深究那些问题,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安排哈利的葬礼。”
  “可是……”
  “你不需要再说可是,看完哈利留给你的东西再说话,”德拉科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既然我把哈利的尸体带回来了,那么就交给你了,请把葬礼的时间告诉我,我会来参加的。”
  说完,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赫敏,她颤抖着手打开哈利留给她的信。说是信,其实只是一张稍大的羊皮纸,赫敏打开了它,那上面只有一句话——
  赫敏,你看,我回来了。
  赫敏在房间里泣不成声。

——————————————————
轻微德哈ʘᴗʘ
不知道被我藏了多少个“前后呼应”
小可爱们慢慢找ʘᴗʘ

【少女与黑魔王】第三天

少女
  2018/10/5 周五 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昨晚在书房里坐着看lord新给我的那本书结果睡着了!而且!是我一时脑抽还睡在了lord的椅子上!
  结果我今天一睁眼就看见lord站在他的书桌前和莱斯特兰奇夫人谈话,莱斯特兰奇夫人还一脸愤恨的看着我。
  我完了。
另:今天lord好帅啊!!!他穿西装的样子也太好看了吧!!!【迷妹尖叫. jpg】
  
  
黑魔王
  2018/10/5 周五 晴
  那个,该死的,哑炮女孩!
  她竟然在黑魔王的位子上睡着了?!要不是贝拉突然进来我肯定直接把她扔出去了!
  贝拉今天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总是往那个哑炮女孩那看,她的报告都说错了几次。还总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看来食死徒确实是要整顿一下了。
另:还有什么比一转身就看见那个哑炮女孩盯着自己更糟心的事了?
————————————————
小剧场
少女:【突然惊醒】为什么lord没有把我赶出去……【小声bb】
黑魔王:【内心OS】贝拉今天到底怎么回事?说几句话老是出错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愤怒】那个该死的哑炮!我总有一天会杀了她!

【少女与黑魔王】第二天

少女
  2018/10/4 周四 晴
  真香。
  lord今天给我带了一本新的书回来,据说里面有能让我恢复的线索,虽然他平时又凶又喜欢冷暴力但有的时候他还是蛮好的嘛。
  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一脸别扭的把书递给我的lord有点帅……ʘᴗʘ
  今天遇到了斯科皮,他被马尔福先生带到庄园来,据说是陪我玩?不过我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好玩的啊……虽然斯科皮很可爱,,,
  不过lord今天对我态度没那么坏了,有点迷之开心?ʘᴗʘ

    
黑魔王
  2018/10/4 周四 晴
  我答应让那个哑炮女孩待在庄园里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要不是卢修斯拦着我早就把她赶出去了 :)
  我还得帮她找办法恢复魔力!怎么可能!从来都没有哑炮恢复魔力这种先例存在,不过,黑魔王是无所不能的,这个世界上没有黑魔王做不到的事情。
  卢修斯找到了一本用古代魔文记载的书,他说里面可能有能让那个哑炮女孩恢复办法。
  我可对那本书不抱有太大希望,直接丢给那个哑炮女孩让她自己看好了。
  书籍能让她闭上那张聒噪的嘴。
——————————————
小剧场
少女:伏地魔我再也不会跟你说话了!【气鼓鼓】
黑魔王:你说什么?【其实并没有听清的老年(bus)男子】
少女:没什么没什么,我说您今天真好看

文手的日常

可以说是非常精辟了……

来生愿做怀中猫:

太精辟了……
    
真的太精辟了
    
没错的确是我锤基都坑了_(:з)∠)_
    
没错的确是我羡慕会画画的人_(:з)∠)_…
    
几乎所有的都中了…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少女与黑魔王】第一天

少女 
  2018/10/3 周三 晴
  今天lord好像心情很糟糕,不知道他又被谁给惹得不高兴了。他回来之后就一直臭着脸一个人坐在书房里,什么都不说。
  我那个时候正躲在高大的书架后面,本来想等他气消了再出去的,没想到竟然被他发现了……他叫我出去的时候语气特别凶!
  果然人年纪大了就容易随随便便生气吗!
  哼!lord这个老男人!就算他长得再好看气场再好我也再不跟他讲话了!谁让他今天凶我!
  
  
黑魔王
  2018/10/3
  那群每天只知道对我阿谀奉承的食死徒到底是怎么联合起来的!寻找哈利波特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嘴上说着会誓死效忠黑魔王,实际上都是些酒囊饭袋!
  那个哑炮女孩又跑进书房了!明明什么都魔法都施不出来还要每天翻魔法书,这种无用功她还要做到什么时候?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不施魔法太久,思想终于要和麻瓜同化了?

————————————————
一个脾气暴躁的九十多岁黑魔王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哑炮女孩的故事
因为某些原因哑炮女孩必须和黑魔王生活在一起,黑魔王要一边忍受哑炮女孩,一边想办法帮她恢复魔力。
设定上没有原著的大战,黑魔王只是一直在寻找哈利波特。

处于私心,写了这么个ooc的lord,请见谅。
最后,因为是日记体,所以长短很随意但都不会特别长

#自行带入cp向十题

1.其实我们嗑的cp都处于一个奇特的世界。每次太太们产了新粮对ta们来说就是领了一个新的剧本。
“这个的剧情也太狗血了吧哈哈哈。”

2.cp们都是能感受到粉丝的爱意的,在他们的世界里以此为货币,cp越火ta们就越有钱。所以经常会有人和自己的cp抱怨为什么ta们的粉丝那么少。
“喂喂,我们又要交房租啦。”

3.在cp们的世界里,有一种怪圈。那些性格相似的cp身世其实大多都很像,有的时候cp们坐在一起聊天时经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好巧啊我也经历过差不多的事情!”

4.有些粉丝们喜欢反差萌。一些太太产的粮里就会有些奇怪的设定。比如某流行青少读物里的黑魔王表面上杀人如麻背地里却心仪一直被他追杀的救世主。
“为什么新剧本里你又喜欢我又要追杀我啊!”

5.cp们的世界里有一个类似管理者的组织存在,他们负责给cp们送去新剧本,但由于大部分的剧本都需要cp们相爱相杀,导致cp们一见到管理者就很不爽。
尤其是性格暴躁的……
“哈?你又送了个刀子剧本?需要我给你的肚子捅上一刀吗?”

6.管理者在以前也是一对对cp,后来ta们的粉丝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直到最后ta们被人们所遗忘,这时就会有一辆白色的大巴车停在他们家门口,于是ta们就成为了管理者。
“您好,这是您的新剧本。”

7.有些欧气爆棚的粉丝能在晚上做梦的时候进入cp们的世界,粉丝的夜晚是cp们的白天,所以ta们就有幸能见到自己喜欢的cp在一起工作。
“啊啊啊!ta们两个也太棒了吧!这个互动超棒啊!”

8.关于cp们的世界到底是如何出现的现在都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当cp们反应过来的时候ta们已经在一座城市里,身边站着让ta心动的选手。
“啊……你……你好……”

9.粉丝们有时会偏爱让两个一见面就吵架的人组成一对cp,这个时候cp们的日常就是一边吵架一边工作,但其中一位偶尔露出的温柔能让另一个瞬间失声/脸红。
“你这个混蛋!就……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10.只要粉丝每天让自己过得开开心心的,好好吃饭,好好学习,ta所喜欢的cp就能在ta熟睡时来到ta的床边看ta。
“明天你也要开开心心的啊。”

——————————
我又重新开始更新啦 会经常咕咕咕,以前没填完的坑会慢慢码好整理成合集发出来的